那些慢性自杀中的年轻人

死亡是个过程,从出生那天就开始了,或者说从宇宙的尽头就开始了。另一方面,生和死同时存在与发生,以至于一般我们注意不到,等我们注意到时,不是大喜就是大悲。

信息爆炸,忠告满天,然而人们对此还是熟视无睹,可能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命,劝是劝不住的。

老祖宗说,早起早睡身体好。但是我们从来就当做耳旁风,白天不醒,晚上不睡,直到来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病,这是一种贱,还是人性本是如此?

当文明进入了没有饥寒的时代,人们压力增大了,但是那种质朴的危机感却消失了。当文明的外表过于纷繁时,人们被美丽的颜色吸引,却忘记了人生终究是生老病死,那点能动性更是让我们天真地以为我们挣脱了那只手的束缚。强大的恐龙毁于其强大,那聪明的人类呢?

我经常说,劝人不过三,至亲挚友劝三次,一般朋友劝两次,其他人劝一次。我不是心狠无情,我只是不想让你自讨无趣,就像电视剧里那些所谓“文死谏”的忠臣一样。勿对牛弹琴,敬良言于智者!

市场经济激发了人的活力,更刺激和放大了人的欲望,人们在追求所谓的高品质生活:压力山大、晚睡晚起、颠倒黑白、暴饮暴食……如果这个世界上有100种高品质生活,我确定至少有90种都是胡扯,那不过是下层社会对上层社会人士生活表象的迷信和奢望。

我们都正在死去,瞬间结束自己的生命是自杀,高于自然的速度快速死去就是慢性自杀。